Welcome to LGCC

Sunday Worship Schedule

- 9:30am - English ( Sanctuary )

- 9:30am - Mandarin (Chapel @ Building 2)

- 9:30am - Children (Children's Center @ Building 3)

- 11:00am - Cantonese (Sanctuary)

Note: Nursery service is provided.

line
Home > News Archives >

操練身體,培育靈性 (8)

by Pastor Poon. Posted on Jul 23rd, 2008


Warning: strpos() expects parameter 3 to be integer, string given in /home/lords3/public_html/wp-content/plugins/limit-post.php on line 29

在跑步時除了默想聖經、與神祈禱溝通之外,還可以為人代禱、思想及計劃教會事工;甚至在預備講章的過程中,也可以在跑步時細嚼講章的內容、引言裏所用的例子、及結束時所用的見證或精簡句子或呼籲等。這些都是跑步所帶給我的額外收獲。 正如往常一樣,從所住的栢文(Apartment)步行約10分鐘,就到達每次跑步的公園—山景城温斯多夫公園 (Rengstorff Park, Mountain View)。看看腕錶,估計定了要跑步的時間後,就開步跑。心中默禱「主阿,願祢吸引我,我就快跑跟隨祢。」(歌1: 4) 就在這種被主愛吸引的心境裏,一步一步的向前跑。 跑了不久,忽然想到自己的罪和軟弱,內心有很大的責備。感謝主給我想起少年時所學的經文短詩,在這刻可謂有派用場:「神阿,求祢鑒察我,知道我的心思,試煉我,知道我的意念;看在我裏面有甚麽惡行沒有,引導我走永生的道路。」(詩139: 23-24) 口裏一面唱,心裏不住祈禱求神赦免,雙脚就不斷在走,這意味着神已赦免我的罪,並且還引導我走永生的道路。「主耶和華阿,祢若究察罪孽,誰能站得住呢?但在祢有赦免之恩,要叫人敬畏祢。」 (詩130: 3-4) 早一陣子,有會友送給我夫婦倆參觀科技藝術博物館的門票,這博物館是座落於聖荷西市中心的。我們趁着某週一休假時就去參觀。在其中一所科學影像館中,我們觀賞了一套有關單車比賽的影片,片名叫”Wired to Win”「為勝利而被網絡起來」。適逢那跟着來的主日,我正要講有關崇拜的信息。故此在跑步時,我就聯想起這一點,為我的講章的引言,找到了好的題材。原來我們不但是Wired to win,而且我們更是Wired to worship 「為崇拜神而被神所網絡起來」。 神作事奇妙,而且祂樂意向我們顯明祂的心意。很多時候,因為我們被每日發生的煩瑣事物充昏了頭腦,以致我們聽不到神的聲音,摸不着祂的心意。筆者在跑步時盡量放開懷抱,預備心去聆聽神,感應神的心意。「我是祢的僕人,求祢賜我悟性,使我得知祢的法度。」 (詩119: 125) 「求祢用臉光照僕人,又將祢的律例教訓我。」 (詩119: 135) 「我等候耶和華,我的心等候,我也仰望祂的話。」 (詩130: 5) 當我存着這種等候神的心態,神就向我顯明祂的心意,又給我事奉上的指引、講道的題旨和靈感。 曾經在跑步時為教會草擬了出版委員會的一些政策,後經執事會討論贊成後,得到教會的支持,將筆者在1998年曾出版的書「恩愛夫婦話家常」,發行2008年的「增訂版」。感謝主。也曾在跑步時,思想到教牧傳道的工作範圍。由於跑步時是遠離電話、電腦及手提電話,故此可謂耳根清淨,思想就更集中。因這緣故,筆者亦在跑步時,把從前所撰寫的一首短詩,改編為教會主題歌: 「噢,主恩基督教會,儆醒等候勤作工; 努力齊心多事奉,空手見主缺顏容。 搶救亡羊歸羊欄,主臨末日來怱怱, 成全聖徒各盡職,滿足主心樂融融。」 今早在跑步時思想到教會的需要,神給我想念到作組長的勞苦,要多為他們代禱。神又給我指引,為組長們設計「組長事奉更新課程」,內容包括: 1. 屬靈領袖 2. 同輩輔導 3. 關顧事工 4. 屬靈導引 5. 查經、釋經 6. 目標訂定及計劃 7. 個人培訓讀書企劃 若要保持長期跑步的話,每次跑步完畢,必須作善後筋骨舒展的動作,讓脚部、小腿及膝蓋都得到恰當的舒展。因為經過了較長時間的走動,脚部、小腿及膝蓋與大腿的筋骨都較抽緊,故要作恰當的放鬆肌肉和筋骨的活動。今天的跑步完畢,拖着疲倦的步伐回家。「外體雖然毁壞,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。」(林後4: 16)
readmore

操練身體,培育靈性 (6)

by Pastor Poon. Posted on Jul 21st, 2008


Warning: strpos() expects parameter 3 to be integer, string given in /home/lords3/public_html/wp-content/plugins/limit-post.php on line 29

今天,懷着感恩及歡愉的心情去跑步,因為這是我和太太結婚廿九週年的日子。在過去幾年來,由於相隔兩地,與及假期時間上的安排,女兒們都未能親身到來與我們慶祝。感謝主,在各種安排下,我們的一雙女兒今年可以親臨為我們夫婦結婚廿九週年而一同慶祝。 在跑步時不斷回想過去三十多年的歲月。記得1975年9月初乘坐「灰狗」 Grey Hound 長途巴士,從温哥華來到沙省的沙城,全程共計廿多小時。感謝主帶領我到這處雖然是人生路不熟的大學城念書,但在這裏三年的日子中,卻在多方面經歷了神。神不但賜我念大學的機會,又給我的靈性經歷復興,更賜我一位愛神、愛人的女友—葉美寬,後來成為我的太太,亦是與我同心同行的好同工。 1978 年與美寬一同大學畢業後,神帶領她回港教書,我則遷到鄰埠—雷城的神學院進修道學碩士課。臨別時彼此誠諾,翌年暑期我回港與美寬訂婚。1979年五月初回港省親,當我們分別向雙親提出訂婚一事時,他們都異口同聲說:「既然有意訂婚,倒不如結婚罷。」就這樣在神的引領下,父母親屬的祝福中,我和美寬於七月中旬在主裏結合,成為夫婦。婚後個多月,基於種種緣因,我們決定美寬留在香港完成她教學的合約,而我孤身一人先行返加拿大繼續我的神學課程。如此,我們夫婦倆新婚不到兩個月就要分離,直至結婚一週年前幾日我們才相見。這段日子真不好受啊!很不容易才等到1980年7月初,我和太太終能再重聚了。在隨後的28 年來,我們夫婦再沒有分開超過兩個月的,感謝主。 既然我的道學碩士課程完成了,於1981年5月蒙神帶領我們夫婦倆到渥太華事奉。當時我的崗位是助理牧師,而美寬則全人投入地協助我,對我的講道、領查經、教主日學等不同的事奉,加以建設性的批評,這些忠言逆耳的勸告,增添了我事奉的成果。感謝主給我一位有見識、有智慧的賢妻—「才德的婦人,是丈夫的冠冕。」 (箴12: 4) 「得着賢妻的,是得着好處,也是蒙了耶和華的恩惠。」 (箴18: 22) 及至後來神於1983年12月下旬給與我們大女兒—立宜 (事緣當年我在四月十日受按為牧師,而且在同年六月間被接納成為加國移民,故為大女兒取名「立宜」,以為紀念) ,美寬都盡所能在旁協助、鼓勵我忠心事奉。 作助理牧師也近四年了,神就帶領我們一家三口於1984年底到京士頓去作駐堂牧師,在這教會事奉了足六年,直至1990年末。在這六年中經歷神很多恩典,其中一件很奇妙的事,就是這家不足一百人聚會而八成聚會人數是學生的教會,竟然能在1987年中購得一間可以容納四百人聚會的教堂。而在同年我可以報讀教牧學博士課程,多得美寬從旁鼓勵,而且亦因她樂意作褓姆而得到些報酬,可以幫補我的學費。 1988年10月中旬神又再賜給我們多一位女兒—立欣 (該年是京士頓堂購堂後的一年,教會事工帶給我很多歡欣和感恩,加上同年我出版了第一篇文稿,這事也帶來不少的欣慰,感謝神給予我在文字事工上參與的機會。故以此為幼女取名「立欣」。) 神不以我卑微,竟以更重大的事奉交託給我。1990年終我們一家四口蒙神恩領到卡城去作主任牧師,這教會當時已有約500人聚會。懷着戰兢的心情,忠心耿耿地在這教會中事奉主12年多。在其間經歷神特別的厚恩和造就,親嚐教會的增長和茁壯,又植建兩家分堂,1995年教堂按揭清還,1996年推動短期宣教,加上造就及按立了四位傳道為牧師等。而在本堂以外神又給我機會參與很多不同機構的事奉,作董事或委員,其中包括:加拿大世界華人福音聯絡中心、加拿大中國信徒佈道會、加拿大宣道出版社等。感謝主,在卡城教會這十多年來,美寬都與我並肩事奉,在我的工作經歷成功得意的時候,美寬在我旁邊為我代禱,免致我驕傲自大;面對灰心失意的時候,她在我左右扶持我,免致我氣餒。 回顧從神學畢業後至來美事奉這27年來,我們都緊隨神的帶領,而每一次轉換工塲,美寬都與我從詳計議,她絕不懷疑神在我心中的感動,也不眷戀熟悉的環境,無懼不明朗的前途,不畏新環境所帶來的適應,憑着信心,與我同心同行,絕不言悔。感謝主給我如斯好的妻子,誠如箴言書所說:「 惟敬畏耶和華的婦女,必得稱讚。」 (箴31: 30) 一面回味過往29年與美寬共同的生活及事奉,一面在向前直奔,不知不覺竟然跑了60分鐘的路程,但並沒有半點倦意。
readmore

操練身体,培育靈性 (5)

by Pastor Poon. Posted on Jul 18th, 2008


Warning: strpos() expects parameter 3 to be integer, string given in /home/lords3/public_html/wp-content/plugins/limit-post.php on line 29

若要作長期跑步的運動,必須注意所穿著的運動鞋,要選擇專為跑步而製造的。在跑步的時候盡量用脚指先着地,不以脚踭先着地,以免損害膝蓋及對腦部帶來過量的震蕩。跑步帶給身體健康固然是好,若能一邊跑步、一邊思想神的恩惠及默禱神,就可收雙倍的益處。 在跑步時思想神引帶我們夫婦倆到北加洲來事奉,付上的代價固然是有,但得着也不少呢。五年前來美事奉時留下兩位女兒在加國繼續她們的學業,當時大女兒十九歲半將入讀大學二年級,而小女兒十四歲半將升高中十年級。因種種考慮和緣因,我們決定一家人分隔兩地,我和太太在美國事奉,而兩位愛女就仍留在加國念書。既然我們不能在她們身旁照顧,只有交託神來照管。 無疑一家人見面相聚的時間是少了很多,但每逢暑期及聖誕節,一家人可以共聚一、二星期,享受天倫樂。由於見面機會和日子頗短,故每次當愛女來訪時,我們都會預先作妥善安排,找一些好的去處,一家人可以遊玩一番。在過去的五年來,我們一家人曾遊覽過不少地方,在北加洲的包括聖羅莎 (Santa Rosa), 三藩市、聖十架市 (Santa Cruz)、蒙特里灣 (Monterey Bay)、靴斯堡壘(Hearst Castle);而南加洲也曾走訪過洛杉磯、聖地牙哥等。我們一家人亦曾在優山美地住帳幕屋,也曾到過太浩湖滑雪,還有乘坐遊輪到墨西哥。這些遊歷可算是來美事奉所額外獲得的。 隨着年日的過去,女兒們也漸長大成人。大女兒兩年前已大學畢業,取得社工學士學位,現於一所基督教機構—芥菜種— 當社工,幫助無家可歸者重獲工作技能,回復正常生活。小女兒現在就讀大學二年級,主修新聞系,她期盼畢業後可參與編寫雜誌工作。看到兩位女兒蒙神親自帶領而成長,心裏有無盡的感恩。 從教會牧養的角度來說,來美事奉亦有所得着。加拿大和美國在文化上粗畧來說是很相近的—都是西方文化作主導,以英文為主要語言。但若較仔細作比較的話,分別是頗大的。單以華人教會為例,加拿大的華人教會在約2000年前,大多是雙語—粵語及英語,其中也有少數的國語及英語教會。及至90年代末才開始注重大陸事工。而美國的華人教會自70年代以來,已有兩類雙語教會—粵語及英語;國語及英語,這兩類雙語教會在美國華人教會中是並行互重,平分春色的。同時,在美國華人教會中以三語—粵、英及國語為主的教會亦十分普遍。因此,加拿大華人教牧同工會多以粵語為主要語言,而事工關注的重點自不然是以香港教會的動態為依歸。相比下,美國華人教牧同工會,尤以三藩市灣區來說,多以國語為主要語言,而事工重點則以台灣及香港,兼而有之,視乎主辦單位而定斷。 在加拿大牧養教會的22年中,曾聽聞不少信徒有意提早退休,然後接受神學訓練,繼而參與教會牧養。但結果是「只聞樓梯響,不見人下來。」真正踏步出來的個案可說是鳳毛麟角。這固然與經濟有關。相比下,在三藩市灣區有不少教會的教牧,從前都是高科技的專業人士,其中有些曾受高等教育,甚至是獨當一面的科學家,他們在中年時回應神的呼召而獻身,接受神學訓練後投身教會牧養事奉,有美好的見証和果效。正因這緣故,教牧在灣區的形像頗佳,備受信徒尊重。 就個人事奉經歷而言,筆者在加國事奉最初的三、四年是作助理牧師。在其中學習如何把守自己的崗位,又如何協助支持主任牧師,同心事奉。後來當筆者在加國作主任牧師的十二年中,前後分別曾與不下十位教牧同工一起事奉,當中享受不少同心同工的事奉,但也經歷了一、兩位同工人事上的挑戰。感謝主,在美國服事的五年中,神憐憫我的軟弱,前後與我一起事奉的六、七位教牧同工們,個個都是忠於職守、同心合意地討神喜悅,服事祂的兒女。這是來美事奉最大的收獲,亦是神藉此給我的厚恩。 至於住屋的問題,由於房地產價格高昂,新近來美國三藩市灣區事奉的教牧同工們,大多是租房子住的。若談購買物業的話,其中大不乏人選擇購買「流動車屋」Mobile Homes,因為價錢只是相等於一般房屋價格的三成左右。筆者來美事奉亦要經歷在住屋上的適應。感謝主,祂的供應足夠我夫婦倆所需。 付上與得着,這是教牧同工常要處理及面對的問題。在一面跑步、一面思想的時候,神給我想通了—「向着標竿直跑,要得神在基督耶穌裏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。」 (腓3: 14)
readmore

操練身體,培育靈性 (10)

by Pastor Poon. Posted on Jul 10th, 2008


Warning: strpos() expects parameter 3 to be integer, string given in /home/lords3/public_html/wp-content/plugins/limit-post.php on line 29

「主阿,願祢吸引我,我就快跑跟隨祢。」(歌1: 4) 照往常一樣,今早跑步時心中以這祈禱開始跑步和思想。瞬息間,神帶引我進入「教牧事奉中的休止符」的思潮中。 在教牧事奉的漫長人生中,無論是剛從神學院畢業時等候工塲,或是從一處工塲轉換到另一處工塲之間的等待,這些不短也不太長的等待時間,應如何看待和處理,該是我們正視的問題。我們抱着無可奈何、逆來順受的心情去等待,抑或心存信靠、處之泰然地面對這個等候的期間?這個當然不能一概而論,端視乎每一個處境而定斷。不過,若能以較積極的心態去面對它,以這段等待期為一個教牧事奉中的休止符,可能會有更好的結果。「你們要休息,要知道我是神。」 (詩46: 10) 這是神的心意。在漫長事奉人生中稍作休息,整裝待發,重新得力,也未常不好。 筆者在過去27年的教牧事奉中,雖然沒有嘗過神學院畢業時尋找、等候工塲的焦慮,因為在畢業前一年的暑期實習時,已得到渥太華教會的初步接觸及邀請,但在全職事奉的廿多年中,經歷過三次的等候時期,換言之,在我事奉的樂章中,暫時有三個休止符。 從1981 年五月一日起參與全職教牧事奉,直至廿年後經歷第一個休止符以來,曾先後在三家教會中服事,而每次轉換工塲都是被接下去服事的教會所邀請的,故尚沒有尋找工塲的經驗。然而,在2001年上旬由於當時我正服事的教會之副牧師離職,一時間教會陷入混亂的狀態,甚至有幾位信徒領袖及小部份會友離開教會,另立門户,而那位離職同工亦被邀同往。經過幾個月的閉門會議,最後教會領袖們要求我於該年年底休息四個月。初次聽到這個要求時當然是不易接受,但在多方尋求神的指引及思想主耶穌經歷和面對被捉拿、受審、受凌辱,而最後被釘十架之後,我靠着主給我的勇氣及謙和,接受了這四個月休息的要求。 「因我所遭遇的是出於祢,我就默然不語。」(詩39: 9) 「我受苦是與我有益,為要使我學習祢的律例。」「耶和華阿,我知道祢的判語是公義的,祢使我受苦,是以誠實待我。」 (詩119: 71, 75) 憑着默想神的話語和從祂裏面支取力量,加上太太在旁的支持,故能安然渡過這四個月。 那四個月的休息完了,我帶着期待的心情重回工塲。經過一些情緒上的適應後,教會事工也慢慢地回復正常。那一年五月間,感謝主,教會多加了國語堂同工及英語堂也多了一位助理牧師,而在同年的暑期間,又添多了一位粵語堂同工。我在這教會服侍的十二年內,教牧人手總是不夠的。2002年神竟然多派了3位同工前來協助事奉,這是神的厚恩,而在另方面來說,也是神給我體會祂在我事奉前路上的帶領。因為在我擔起這教會的主任牧師職事以前,我在神面前有一個禱願,求神使用我在這教會有10年的牧養事奉。2002年已是我在這教會的第12個年頭。這該是我離開的時候了。當時感受到雲柱、火柱已經升起了,是繼續上路、啟程的時候。經過深切的祈禱尋求神的心意,及與太太多方的商議和思索後,我終於在2002年12月初向會眾宣讀離職信。當時並不知道下一處工塲將於何處,但心裏卻確信神的預備。這段日子可算是我的第二個休止符。 從公佈離職後的兩個月,除了從多倫多五家教會寄來的邀請外,別無其他頭緒,由於我們一家各人都感不到神帶領我們轉到多倫多,故一時間我就感到前路茫茫,不知何去何從。直至我離任前的十多天才收到現職教會的接觸,後來經過三月中旬的第一次會面及四月下旬的第二次會面和証道後,才確定神的引帶到灣區來事奉。 今年六月中旬我的宗教人士工作証到期,可惜我們移民美國的手續仍在申請中,故要暫時放下教會的工作,直至收到移民局發給我的工作証才可繼續工作。這算是我的第三個休止符。感謝主,在這段休假時期神給我們一家共渡10天很温馨的家庭樂,同時,神也給我寫作的靈感,而這一系列的短文都是在這段休息時構思出來和寫下的。 很奇妙,在我跑完步後與師母一同去探訪時,跟教會裏一位敬虔、愛主的老姊妹分享休止符這一點,她提出使徒約翰要被遷徙到拔摩島上才可以寫成啟示錄。是的,若教牧能正視我們的休止符,相信我們能為神譜出更美妙的樂章。
readmore

操練身體,培育靈性 (4)

by Pastor Poon. Posted on Jun 14th, 2008


Warning: strpos() expects parameter 3 to be integer, string given in /home/lords3/public_html/wp-content/plugins/limit-post.php on line 29

每次跑步時都是行裝簡便的,除了適合當時天氣的運動服裝外,口袋裏有門匙、手上戴着腕錶,配上太陽眼鏡,連手提電話都沒有攜帶在身。故此可以一邊跑步、一邊默想思索。這段跑步的時間竟然帶領我彷如進入一個可以寧靜思想的聖所。 正如羅蘭斯弟兄 (Brother Lawrence, 1605-1690 approximately) 所寫的書「實踐神的同在」(The Practice of the Presence of God) 的題旨,在每一時刻,甚至工作時都可以實踐神的同在。羅蘭斯弟兄是在修道院中作廚房清潔的,每次打掃廚房或清洗碗筷時,他都為愛神的緣故去作這些,從而他實踐神的同在,故此他可以在這些煩瑣的工作中去經歷神,因為他時刻在思想神。從此,我在跑步時學習實踐神的同在,在心思意念中去經歷神、思想神,又默想神的恩領和導引。 回想過去的年日中,不斷經歷神的帥領。1980年三、四月間,當時還在神學院裏念道學碩士二年級的課程,神很奇妙地安排我到加拿大中西部的一所教會作暑期實習生。神學畢業前的一個學期,神為我預備加拿大東部的教會事奉。三年半後,神又為我預備另一處地方教會作駐堂牧師。 六年後神又帶領我回到曾作暑期實習生的教會當主任牧師,在這教會經歷神多方的造就,直至十二年多後憑信心辭去這教會的牧職。那是2003年年初,正值美國向伊拉克開戰的時期,又是東亞鬧「沙士」 (SARS) 的時刻。當時內心有很多爭扎,但深信神會奇妙引領。心想在加國牧會已屆廿二載,而我的年紀也快到半百,餘下的年日大概都會在加拿大其他城市裏牧會。感謝主當時亦有從多倫多五處不同教會寄來的邀請,但不知怎的,每次與家人商討遷往多倫多事奉時,大家都沒有平安。而我內心感受神要帶引我到一處我不熟悉的地方— 向南走!彷如神在我心中「如鷹攪動巢窩,在雛鷹以上兩翅搧展,接取雛鷹,背在兩翼之上。」(申32: 11) 但一時間有茫茫然不知何去何從的感受。猶如常言道:「山窮水盡疑無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」 誠如一首聖詩的歌詞:「神的路最美善,雖我不明瞭,為何憂愁試煉常把我環繞;主用各樣方法,煉我像精金,故我順服信靠我慈悲父神。神的路最美善,神的路最正確,我願常倚靠祂,惟祂知一切」(宣道出版社之「生命聖詩」第48首),想不到神竟帶領我夫婦倆到三藩市灣區來牧養主恩基督教會。這家教會曾經歷一些風暴,弟兄姊妹間也有傷痛。正如盧雲所寫的書— Wounded Healer—受傷的醫治者,我既然曾經歷傷痕,如今神藉着我去為服事的教會纏裹傷口,在其中我也得到醫治,感謝主藉着這教會給我重拾事奉的信心。 遷來北加洲事奉所付上的代價是有的。還記得五年前的父親節期間,當時既然已決定把一雙女兒留在加國繼續她們的學業,我們夫婦倆就費盡心思為愛女們預備住所。一切都算就緒後,我們一家四口共晉分離前的晚餐,在席間一家人都盡訴心中情,回顧過去幾個月來的賣屋、搬屋、又為女兒們找房子安頓她們等煩瑣事務;又展望未來很多不容易走的路程。當晚餐完畢又付了賬單後,一家人內心都甚沉重,各人都含忍着淚水互相擁抱良久。待我為愛女們祝禱後,她們姊妹倆駕着車子,我們夫婦倆駕着另一車子,大家都依依不捨地不願離開,最後我只有强忍淚水驅車先行離去。在倒後鏡裏還依稀地見到愛女的車和她們揮動的手。含着滿腔熱淚駕着車子向着加拿大/美國邊界進發,過了好一陣子心情平伏下來才與太太商議過邊界的準備。 幾經波折後終於安頓下來,可以全心事奉神。最初數月間,太太思女情深。說實在話,當時大女兒尚是十九歲半,而小女兒只有十四歲半。把她們留在加國,姊妹倆相依為命,並沒有近親照應,怎能不叫我們作父母的為她們牽腸掛肚呢。難怪做母親的曾好多次為愛女而思慮成疾。而我也曾多次為惦掛女兒們而落淚,內心亦深恐女兒們會因父母隨神的引帶來美事奉而埋怨神。當然最大的掛心還是惟恐她們缺乏父母的指導,而誤入歧途。但感謝神,五年後的今天見到她們已亭亭玉立、長大成人,又深得神的眷顧,內心充滿讚美。神的引導好得無比。 一邊走,一邊在思索神奇妙的帶領,雖然是汗流浹背、雙腿也漸感疲累,但心想到神的恩慈,「以愛為旗在我以上」 (歌2: 4),內心頓時温暖非常,甚麽倦意也一揮而空。鼓起勇氣向前直奔。
readmore

操練身體,培育靈性 (3)

by Pastor Poon. Posted on Jun 12th, 2008


Warning: strpos() expects parameter 3 to be integer, string given in /home/lords3/public_html/wp-content/plugins/limit-post.php on line 29

在每次跑步到15分鐘的關口時,我總是喜歡用「忘記背後努力面前,向着標竿直跑」(腓3: 13) 一呼一吸的默想祈禱方式來衝破關口。保羅所指的「忘記背後」是否指把背後發生過的事情盡都忘掉呢?當然不是。因為保羅在同卷聖經的另一處曾吩咐信徒要思念那些好的事物—包括現在的及過去的:「凡是真實的、可敬的、公義的、清潔的、可愛的、有美名的、若有甚麽德行、若有甚麽稱讚,這些事你們都要思念。你們在我身上所學習的、所領受的、所聽見的、所看見的,這些事你們都要去行,賜平安的神,必與你們同在。」 (腓4: 8-9) 保羅在這處所提及的事當然亦包括背後曾發生的事了。使徒所提醒信徒忘記的,是那些阻礙我們前進的事—無論失敗,抑或成功的經歷,若這些經歷會阻礙我們走前路的,我們都得把它們忘記。 忘記背後,有時是談何容易?記得1996年是我人生中不易忘記的一年。那一年可以說我經歷了教牧事奉的春、夏、秋、冬。從1987年開始報讀教牧博士課程,經過了很多波折及轉變,好不容易花了九年的努力,在1996年2月29日那天成功地完成論文的口試,終於在四月下旬畢業,取得教牧博士學位。當時內心的感受,真有如沐春風。這是我事奉的春天—全職教牧事奉已十五載,親嘗事奉的果效—從作助理牧師,繼而作駐堂牧師,直至擔任主任牧師,加上建植了兩所堂會,如今又榮獲博士頭銜! 1996年仲夏有機會參加在香港舉行的世界華人福音會議,而且亦可以計劃使用教會為已事奉屆滿6年的教牧所預備的安息年假—六個月而回港在神學院中授課。當時內心是何等熾熱,有如夏日的陽光。這可說是我事奉的夏天。 可惜,正如詩歌「神未曾應許」所指出的,「神未曾應許,天色常藍,人生的道路,花香常漫…。」誠然,人生不是花香常漫。1996年秋天教會出現了人事問題,使我頓然置身於肅殺的秋景。 1996年年底我赫然進入事奉人生的冬天—在隨後的幾年中,事奉面對不少的挑戰,加上人手不足,雖然幾度突破事奉的框框,但總有如履薄冰的經歷。想不到,這竟是一個漫長的冬天! 這些既成功但又夾雜着失意的經歷何嘗不防礙我向前直奔?保羅說:忘記背後!但求主使我不被這些往事所捆綁,而阻礙我向着標竿直跑的視線。 使徒不單消極地教導信徒忘記背後,他更進而鼓勵我們努力面前。2008年是我被按立為牧師的25週年,在這些年日中感謝主亦給我殊榮,在加國牧會期間親自先後按立了我的四位傳道同工為牧師,第一位是加拿大白人—他曾是我的英文堂牧師。第二位現在香港牧會。而第三位現在擔任一所教會的主任牧師。第四位則現職宣教士。感謝主。這些美好的經歷給予我推動力,盼望在未來的日子中按立更多傳道為牧師。 蒙神帶領來美國三藩市灣區於主恩基督教會中事奉,亦為傳道同工安排按立程序。現時在這教會中,每一位傳道同工必須參加我帶領的每月一次的培訓祈禱會,培訓課程包括長老的資格及聖經對長老的教導、教會信條的認識及承擔、屬靈恩賜的發掘和發展、輔導與關顧、教導與講道、紀律及行政事工等。受按傳道需要在所定的幾個範圍內選讀14本書,又要寫四篇文章,內容包括「一次得救、永遠得救」;「聖靈的位格、工作與恩賜」;「事奉哲學」及「聖經無誤論」。感謝主,在八月初將有一位傳道同工接受按立為牧師聖職。現在參與這按立程序的,還有一位本地土生土長的英文青少年同工。求神賜福他如期接受按立為牧師,帶領第二代華人基督徒成長。 今年是我在一些華人基督教雜誌上刊登文章的20週年。回想1988年第一次投稿的心境,稿件寄出後音訊杳如黃鶴,好不容易看到文章被刊登後,心裏真如獲至寶,開心之情難以言表。感謝主使用我在文字上筆耕廿載,發表文稿巳逾百篇。 思想於此,很快就跑完40分鐘的路程。雙腿雖然感到畧有疲累,但內心卻因與神有深入的靈交而感到重新得力。感謝主,祂與我同走教牧人生的長跑。
readmore

操練身體,培育靈性 (7)

by Pastor Poon. Posted on May 21st, 2008


Warning: strpos() expects parameter 3 to be integer, string given in /home/lords3/public_html/wp-content/plugins/limit-post.php on line 29

在這幾天的跑步時,總是有一句說話盤旋於腦際,就是婦女們迎接掃羅王和大衛時所唱詠的歌詞:「掃羅殺死千千,大衛殺死萬萬。」 (撒上18: 7) 翻查撒母耳記的記錄,知道當時正值大衛憑着倚靠神的信心,以機弦甩石勝了巨人歌利亞,用刀殺死他,割下他的頭。於是,以色列人擊敗非利士人,大獲勝利。(撒上17: 1-54)當掃羅聽到婦女們的唱和後,他十分氣忿:「從這日起,掃羅就怒視大衛。」(撒上18: 9) 婦女們唱詠的歌詞、掃羅的反應及以後掃羅對大衛的敵對行為,就成為撒母耳記上餘下篇幅的重點。若將「婦女們、掃羅及大衛」這三組人或個人的關係,應用在今日的教會及教牧同工的關係上,可以帶給我們不少啟迪。我在一面跑步,一面思想這些關係時,心中可謂百感交集。從前在加拿大東岸及中西部,曾先後作過約四年的助理牧師及十二年多的主任牧師,箇中感受良多,也學到很多功課。 上述的婦女們當聽聞大衛打死巨人歌利亞的消息後,立刻羣起歡呼高唱:「掃羅殺死千千,大衛殺死萬萬。」她們稱讚大衛的舉動本來是好的,但她們將大衛與掃羅作比較,而以大衛比掃羅的戰積更大。這麽一來就將掃羅及大衛放在一塲角力戰當中。若以這班婦女比作會眾的話,一般而言,會眾對事件的分析往往是較偏面的,若遇到一些人故意的唆擺,會眾的反應有時是較盲目的。 聖經提及不少會眾的決議案及行動,其中有兩處地方是十分嚇人的。民數記十四章記載以色列全會眾決議欲反叛摩西和亞倫,另立首領帶他們回埃及去。甚至約書亞和迦勒撕裂衣服來勸阻,會眾竟意欲拿石頭打死他們。若不是神的榮光顯現,摩西等人必死無疑。(民14: 1-10) 另一處聖經記載主耶穌被人捉拿後,被帶到彼拉多面前受審,當時民情汹湧,彼拉多三次想釋放耶穌,但會眾卻齊聲喊叫:「除掉這個人,釘他十字架。」路加記錄說:「他們的聲音就得了勝。」(路23: 23) 這兩段經文記載的事件可能是不常發生的,但它們卻提醒人不要盡信民主。因為當民主脫離了公義和真理時,民主就變相成為無政府狀態。只有在神權社會中的民主才是真民主。因此,甚至連主耶穌也不盡信人羣:「耶穌卻不將自己交託他們,因為祂知道萬人,也用不着誰見證人怎樣,因祂知道人心裏所存的。」(約2: 24-25) 故此,作為教會領袖的教牧同工們,我們不要輕易聽信會眾對我們或同工們不假思索的評語,切要慎思明辨。 掃羅和大衛可以比作主任牧師和傳道同工。掃羅代表上一代的領袖,他們曾有顯赫的事奉果效,備受會眾愛戴:「眾百姓就到了吉甲那裏,在耶和華面前立掃羅為王,…以色列眾人大大歡喜。」(撒上11: 15) 而大衛代表新一代的領袖,他們滿有潛力為神大大作工。正如中諺所言:「長江後浪推前浪,世界新人換舊人。」又云:「青出於藍而勝於藍。」故此,上一代領袖若能扶掖後進,這確是件美事。可惜,不少Multiple-staffed Church 以多於一位教牧牧養的教會卻有同工間的人事問題,主任牧師和傳道同工的衝突。很多時候,一些有關個性或工作方式的問題和衝突是較易解決的,但若牽涉了會眾或信徒領袖的話,問題就不易解決了。 婦女們若只是稱讚大衛,而不將掃羅與大衛比較,可能會減少掃羅的妒忌。若掃羅懂得如何解讀婦女們的歌詞,不以這個比較作為對自己的威脅,也可能不會引致他仇恨大衛,被這種忌恨充昏了腦袋。大衛在經文中的表現是值得我們學習的,他三番四次表明自己對掃羅的忠誠。大衛始終如一的持守信念—不敢伸手加害於耶和華的受膏者 (撒上24: 6, 10) 。 在聖經中,扶掖後進作得最好的,可算是稱為巴拿巴的約瑟了。 (徒4: 36) 他有美好的靈性,又樂於捐助給人,而且他慧眼識英雄,當眾門徒都懼怕掃羅 (即後來的保羅) 時 ,只有巴拿巴將掃羅向使徒們推薦。 (徒9: 27) 後來,巴拿巴往大數去找掃羅來安提阿與他同工 (徒11: 25) ,而在宣教隊伍中,巴拿巴禮讓掃羅,又名保羅 (徒13: 9) ,請他作帶頭的。
readmore

追尋成長之旅

by Pastor Poon. Posted on Mar 1st, 2008


Warning: strpos() expects parameter 3 to be integer, string given in /home/lords3/public_html/wp-content/plugins/limit-post.php on line 29

(此文乃應「世界華人福音事工聯絡中心」同工之邀稿,曾在2009年 一月號之<教牧分享>中刋登) 打從1981年四月下旬神學研究院畢業以還,在過去的廿七年中,感謝主的恩領,曾在加拿大之三家教會,分別是安省的渥太華華人宣道會、京士頓華人宣道會和亞省的卡城華人宣道會,及現任於美國北加洲三藩市灣區之主恩基督教會中服事神。在這漫長的教牧人生中,不斷學習,力求長進,在知識和靈性上一併增長。誠然,在追尋成長之旅程中,曾多次經歷不同的挑戰和挫敗,但感謝神,也屢敗屢戰地體驗神的浩恩,親嘗勞碌得來的佳果。 閱讀、進修與個人成長 還記得在第一個工場事奉時,面對着無數的事工、信徒千萬的需要,加上一些半帶挑戰者口吻的質詢,在在帶來心力胶疲的壓力。曾經有人質疑我事奉的資歷,因為我那時才廿八歲,但感謝神給我謙卑的心和智慧的靈去回答,並以聖經去自勉:「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輕,總要在言語、行為、愛心、信心、清潔上,都作信徒的榜樣… 這些事你要殷勤去作,並要在此專心,使眾人看出你的長進來。」(提前4: 12-15) 可能部份由於在事奉上的不斷付出,更因為神給我一個常感不足的追求心,故在道學碩士畢業後,剛上工場不到幾個星期,就下決心訂定讀書計劃。感謝主,從這個決心所產生的行動,神給我多年來的恆心,在過往廿七個寒暑中,不覺竟涉獵了731本書。在閱讀這批屬靈書籍的過程中,深感使徒保羅的禱願:「能以和眾聖徒一同明白基督的愛,是何等長闊高深。」(以弗所書 3: 18) 透過閱讀,可以向很多屬靈的長者求學問,知道他們在靈裏的領受,也瞭解他們在事奉、牧養上的掙扎,從而學習追求靈命及事奉上的長進。 由於個人興趣比較廣泛,故此閱讀的範圍也很闊大,從而拓展自己的認知領域。舉凡聖經研究、神學探討、哲學分析、社會狀況、教會事工、講道釋經、輔導牧養、行政管理、異象計劃、婚姻家庭、靈修神學、禱告更新等等都是我的愛好。 進一步來說,閱讀屬靈書籍加增了我對神話語的胃口,擴闊了我的靈命視野,在牧養事奉中也充實了我的講臺信息和教導事奉。無怪乎使徒保羅在羅馬的監獄中仍念念不忘他的書和聖經:「…你來的時候可以帶來,那些書也要帶來,更要緊的是那些皮卷。」(提摩太後書4: 13) 有牧長前輩曾說:「牧者的人生是學習的人生!」故此,在我道學碩士科畢業後的第六年,那時我正在第二個工場中作駐堂牧師,毅然報讀教牧學博士課程。感謝主奇妙的供應預備,也多得太太的鼓勵和代禱支持,使我雖然費了不少年日,但終於在1996年完成我的論文而畢業。修讀道學碩士時,我對教牧事工只有一般的瞭解,但有機會進修教牧學博士課程時,可作深一層的反省,不但認識「如何」(How),也去瞭解「因何」(Why)。這個在進修中學習去反省,對我的個人成長和事奉更新,均有裨益。 突破事奉的框架 筆者曾在四家堂會事奉,工作崗位各有不同。在第一家堂會服事是作助理牧師,與主任牧師配搭;在第二家堂會服事乃作駐堂牧師,打理教會所有事務;在第三家堂會及現職的堂會是當主任牧師,帶領數位牧師及傳道一起牧養多元文化、多語言的教會。從上述不同的事奉形式中,讓筆者親身體驗和操練牧養的各種技能。北美的華人信徒學識水平良好,故牧者應看重傳道職事,以不斷求進取的心去更新事奉的知識和技能,與信徒領袖互相合作、配搭事奉,俾能領導會眾,同心服侍神。 回顧過去27年的教會牧養事奉,實在深感神的恩領,也感謝神給我膽量和機會去面對不同的教牧崗位。在渥太華作助理牧師的三、四年間,多得主任牧師的提攜及教會領袖們的錯愛,使我在教牧漫長的事奉人生中留下美好的回憶。在這幾年事奉期間,眼見教會人數增多,弟兄姊妹愛主愛人,又熱心事奉,我大可以在這教會中享受事奉的成果。可是神有祂的心意和引導,不叫我只停留在安舒的環境中,神感動我看到距離渥太華約三小時車程的一個小城鎮—京士頓市的福音需要,於是憑信心帶着太太和稚女踏上征途。 當年的京士頓市—只有渥太華市約十份之一人口的小城鎮,當中只有一家華人教會,而我就是這家教會的唯一牧師。無論生活起居、教會事奉等都要作出不少的改動和適應。加上參加教會崇拜的人,主要是大學生,家庭數目不到十家,故此,教會經濟是拮据的。但很奇妙,神的供應卻是充裕的。在京士頓教會事奉整整六年中,筆者學習到很多牧養上的功課,不少事工都是我的第一次嘗試。在這教會的事奉裏我加强了牧養的心志、學會了如何面對艱難困苦的處境、與師母並肩同心去牧養會眾及自己的家庭等。 六年後神帶引我們一家四口去到幾千公里外的大都會—亞省的卡城,去牧養一家比京士頓教會多五倍人數的教會,作其主任牧師。這個轉變是頗大的,不但是地理文化上有差別,教會人數及氣氛也有很大的不同,加上要帶領教牧團隊和長執們去牧養两言三語—英語、粵語及後來的國語會眾。事奉上之多元化和複雜性是很需時去處理的,加上教牧同工人事上的處理、信徒家庭面對的挑戰和問題等,都會使人透不過氣的。然而神有祂的特恩,屢屢見証神的奇妙作為。在這忙得不可開交的事奉中,神又使我體會祂的供應和加力,致使我在十二年多的日子裏見到神賜的果子豐碩。教會經歷植建兩家分堂、清還教堂按揭、參與短期宣教及按立幾位教牧同工為牧師等。感謝主。 五年多前神又鼓動我的心—如鷹攪動巢窩 (申32: 11),叫我「向南走」(徒8: 26)。於是憑着信心,放下曾旅居29年的加拿大生活、留下兩個寶貝女兒,來到人生路不熟的美國北加洲三藩市灣區—主恩基督教會—獨立教會,作其主任牧師。當時教會曾經風暴,會眾不同心,教牧同工及執事們士氣低落。感謝主在這五年中得見不少改善,教牧同心、執事們合力去營造一個有愛、滿有主恩的教會。無疑,需要改善的地方還有很多,故此仍需要祈求神的加恩加力。 今天,不同大小的城市和不論人數多寡的教會,都極需要教牧同工的全人投入。盼望我眾教牧們,聽隨主的差遣,無論到大城市或小鄉鎮,無論教會人數多或少,只要忠主託付,全力投身,作無愧工人,討主喜悅。 參與教牧同工會/聯禱會及超越地域的事奉 筆者於廿世紀80年代在加拿大安省的渥太華及京士頓牧會期間,由於當時華人堂會數目很少,故多參加加拿大人之教牧同工會,在其中亦有不少學習和得着。無疑,由於文化上的差異和事工焦點上的不同,故此與西方教牧同工們的分享只屬於客套和皮毛,未能培育成深交。 及後於90年代至21世紀初葉在加拿大亞省的卡城牧會的12年多的歲月中,感謝主給我參與該處的教牧同工會。除了在同工會的職員會中服事外,也參與超越地域性的聯合事工,包括「華福」、加拿大「中信」、加拿大宣道出版社等,在這些事奉裏可以較近距離地認識不少屬靈長者,也結識了很多志同道合的同工。從這些長輩及同道身上學到事奉的委身和擺上,屬靈追求上的認真和全人投入,他們對神國事奉的胸懷,也擴大了我的視野。 蒙神恩領於2003年6月下旬來到美國北加洲的三藩市灣區事奉,初時感到人生路不熟,無論是這地區的民生和文化,抑或是這處的教會情況,我都感到很陌生。感謝主,藉着參加灣區華人教牧同工聯禱會,漸漸地跟這區的教牧同工、神學院教授及福音機構同工們加深了認識。從這一大羣同工同道身上學到的功課,是超越神學院所提供的。進一步來說,在這區裏亦能踫上筆者年輕時所敬仰的屬靈前輩,他們雖然年事已很高,卻仍是忠心耿耿地見証主。這些都是我們的見証人,如雲彩般圍着我們,他們當中大不乏人是忠守晚節的。這些前輩們的見証加深了我事奉的量度。 夫婦同心同行 感謝恩主,給我一個愛主愛人的妻子。因着種種因素,我們選擇了我一人工作,太太照顧兩個女兒和義務參與事奉。由於這個決定,當然經濟上較緊絀,我們生活是量入為出的;但是,在事奉上我就有很大的支持。而且,當神的意旨臨到,舉家搬遷也較簡單,至底限度不需要考慮太太的工作安排。如是,我們夫婦倆能同心同行同事奉,成為美好的伙伴。
readmore

操練身體、培育靈性 (2)

by Pastor Poon. Posted on Feb 3rd, 2008


Warning: strpos() expects parameter 3 to be integer, string given in /home/lords3/public_html/wp-content/plugins/limit-post.php on line 29

在過去一年的跑步中,跑得最長時間的是75分鐘,平均來說是40分鐘。據一般的健康理論稱,每週最少要有五天 作運動,而每次最少運動30分鐘,這樣才可收運動帶來健康的果効。感謝主,靠着祂給予的恆心,在過去一年中,每週有五天運動,而每次最少30分鐘。因此體 重減少了,而血壓和血糖等也相繼降低。身心靈都健康得多。 除了身體較從前健康了,而在每次跑步時的默想祈禱也帶給我額外的收益。我彷如與 神在跑步時有個約會,每次開始跑步時,心中以雅歌來向神默禱:「主阿,願祢吸引我,我就快跑跟隨祢。」 (歌1: 4) 我向神說聲:「早晨」,接下來就思想神的恩惠、慈愛。嘴邊啍唱着短詩:「我們就當放下各樣的重擔,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…。」 (希12: 1-2) 從1981 年全職牧事奉至今,也過了27個寒暑。容易纏累我們作教牧同工的罪會有不少,但在跑步時神給我覺察的,是成功及名譽,這是作教牧同工們最普遍的通病。尤其 在這個講求成功和名利的世代中,很多教牧都在這個容易被纏累的罪上,成為階下囚。在過去廿七年的牧養事奉中,筆者亦不知不覺地追求成功和知名度。 在 教牧事奉的首十五年,感謝主,筆者享受了事奉中的一帆風順。從事奉初期當了四年的助理牧師的崗位起,然後負責一家堂會的駐堂牧師有六年之久,直到出任另一 家較大堂會的主任牧師,真可謂平步青雲,一飛沖天。當時教會事工興旺,人數增加,而且還加上培植了兩家分堂,事奉有如日上中天。感謝主,因祂的憐憫不叫我 沉醉在成功的幻夢之中,藉着不同事件的發生,使我經歷困苦和挫敗,直至我完全降服在主的管教和陶造中。蒙神的帶領,2003年中旬濶別了曾旅居廿九年的加 拿大—在其間我讀大學、受神學造就、在三家教會中牧養事奉了共廿二載,到人生路不熟的三藩市灣區來事奉。當年我已近五十歲,人到中年還重頭開始適應新的國 家、地方環境、在陌生的美國華人教會中事奉。若不是神的特恩,我可熬不住了。又可幸有太太伴隨,她對主的忠心和給予我的支持和同心,加添了我的信心,全心 全意投入牧養事奉。可惜兩位愛女因讀書之故,仍留住加國,叫我們夫婦倆牽腸掛肚,時刻惦念着她們。惟有把她們全然交託給主,又嘗試體驗宣教士家庭的感受— 家人多是分隔兩地。 思想於此又記得聖經的安慰和應許:「但那等候耶和華的,必從新得力,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,他們奔跑卻不困倦、行走卻不疲乏。」 (賽40: 31) 求主教我專心等候神,從祂再得力量,向前直奔。 跑 步到15分鐘後,雙脚漸感疲累,口腔乾渴如焚,大有鳴今收兵之感。在這時候我心中默想保羅的志向—「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,向着標竿直跑。」(腓3: 13) 以這節經文作為中古時的「耶穌禱文」”Jesus Prayer”—主耶穌,可憐我這個罪人—來作呼吸式的祈禱 breathing prayer。一面念着「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」,一面呼出空氣;另一面念着「向着標竿直跑」,就吸入空氣,如此這般一呼一吸,頓時力氣大增,衝破身體的疲 乏、雙脚的酸軟,甚至口腔的乾渴也漸減。 誠如神的應許—奔跑卻不困倦。這個應許當然不是指跑步,但我在跑步中也經歷其中的恩惠和得力。在 牧養事奉的長跑中,感謝主,雖然也曾經歷一些灰心喪志的打擊,但因着仰望等候神,祂使我奔跑了27年的教會牧會事奉後,仍不感困倦,仍是鍾情於教會牧養服 事。還記得1997年間,我從前曾服事的宗派之華聯會正找總幹事,當時我接到邀請,請求我考慮出任這崗位,但主卻沒有帶領我回應這邀請。而在2000年 間,又有另一國際福音機構懇求我作其總幹事,但主在我心中亦未有感動。如此這般的邀請,主都沒有帶領我離開牧養事奉。感謝主。但願神繼續保守我的心志,直 至祂有另外的引領。主若許可,前面還有10至15年的牧養事奉年日,只求主加力,忠心在祂所安排的教會中竭誠事奉。 就在這種「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,向着標竿直跑」的心境下,竭盡力量地不斷奔跑。時間過得很快,不覺又跑了35分鐘,完成了當天應跑的路程。主阿,求祢教我脫去纏累我的罪,不再求名,只求主的喜悅。因為我們每人都有神所安排要走的道路,要緊的就是忠心地跑完我們當跑的路程。
readmore

操練身體,培育靈性

by Pastor Poon. Posted on Jan 25th, 2008


Warning: strpos() expects parameter 3 to be integer, string given in /home/lords3/public_html/wp-content/plugins/limit-post.php on line 29

使徒保羅有云:「操練身體,益處還少;惟獨敬虔,凡事都有益處,因有今生和來生的應許。」 (提前4: 8) 雖然操練身體比起操練敬虔較遜色,但是若能把操練身體和操練靈性結合在一起,亦為一件美事。筆者嘗試把自己一點經驗,撰文以饗讀者,盼能收拋磚引玉之效。 注重身體—聖靈的殿 (林前6: 19-20) 自從1974年旅居加拿大以來,由於種種緣因,每年體重增加平均一磅,直至筆者夫婦於2003年中旬遷來美國三藩市灣區山景城主恩基督教會事奉時,我的體重已增加了共三十磅。在痛定思痛的情緒中,毅然決定要多注重運動。初時,只是間或在飯後作少許散步,但是體重不減而反增。於是決心每早晨運半小時,但此舉只能保持體重不變。後來咬緊牙根,立心跑步。 剛開始跑步時,走不到幾分鐘便覺渾身疼痛,尤其是小腿處感酸軟又刺痛,口腔乾渴難受。好不容易才跑了15分鐘,頓時感到四肢疲累無力,全身肌肉疼痛,口乾舌燥得好像火燒,渾身感到缺水。若能熬得過這些皮肉之操練,一口氣走過30分鐘才能湊效。 感謝主,靠着主的加力和給我恆心,我能夠每星期最少有五天跑步,而每次跑步最少30分鐘。因着過去一年的跑步,現在體重減了15磅,身體及精神都大大改善。 一邊跑步,一邊默想—默想與跑步的結合 在嘗試衝過跑步15分鐘的關口時,心中默想聖經,尤其是保羅的立志–「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,向着標竿直跑。」 (腓3: 13) 內心一邊默想,一邊求主加力去向前奔跑。終於,不但衝過15分鐘,還繼續不斷地跑完30分鐘的路程。自始以後,每次跑步時都默想聖經,又在內心處與主交談祈禱,思想到家人,尤其是兩個愛女在加拿大工作和讀書;又記念所服侍的教會,在事工上和弟兄姊妹的需要。如此種種的默想和思念,很快就跑過了30分鐘,身心靈都很舒暢。 跑步時日多了,慢慢地開始組織默想的經文和啍唱的詩歌。在每次開始跑步時,心中默想雅歌的祈禱:「願你吸引我,我們就快跑跟隨你…。」 (歌1: 4) 在人生的道路上,是神的愛吸引着我們,勉力向前直奔。以這節經文來默想,亦對當前的跑步加上推動力。在一邊跑步時,口裏又可以哼着詩歌:「向前走呀!努力向前走,前進莫退後;向前走呀!努力向前走,主就在前頭。手扶着犂向後看的人,不配進神國。向前走呀!努力向前走,主就在前頭。」回想這首短詩也鼓勵我在年青時不斷求上進,不被一些兒女私情所捆綁,向前直奔主道,討主喜悅。 在一邊跑步、一邊回憶往事時,另一首經文短詩又浮於腦際:「我們就當放下各樣的重擔,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,存心忍耐、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路程,仰望為我們信心、創始成終的耶穌。」 (參希伯來書12章1至2節) 一面啍着這首短詩,一面跑步,心中學習把重擔放下給主。在過去兩年來為着移民手續的申請,幾經波折。初時,由於有另一位英文名字與我相若的人仕在南加洲申請,移民局職員以為我與那人是同一人之故,把我的申請手續擱置下來。經多番通訊後才釋疑。後來因移民轉換公民的申請費用大增,故此大批移民趁未加價前申請入藉為公民,加上總統大選在即,不少少數族裔移民申請作公民可以參加投票選總統,故一時間移民局就有人滿之患,躋得水洩不通。這一來就拖延我申請I- 360的手續。本來只需半年就可辦妥的手續,竟拖延了廾三個月—直至今年四月初才辦好。如是就延誤了我申請EAD工作証的手續,因為我的宗教人士工作証R -1在今年六月中旬就終止。故現在的重擔就是暫停教會的事奉而在等待EAD工作証。求主施恩又教我放下各樣的重擔。「你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神,因為祂顧念你們。」(彼前5: 7) 想到這裏又記起保羅的勸勉:「豈不知在塲上賽跑的都跑,但得獎賞的只有一人。你們也當這樣跑,好叫你們得着獎賞。」(林前9: 24) 我們應以得獎賞的人所經過的操練,去操練身體,操練靈性。在一面默想這些經文和詩歌時,竟忘記了跑步時的疲累。就在這種身心靈互動而暢順時,越跑越覺輕省。「向前走呀!努力向前走…。」
readmore
line
    Lord's Grace Christian Church (C) 2001-2018. Address: 1101 San Antonio Road, Mountain View, CA 94043.